木花花

多喝热水

rimo:

……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己想写什么。大概就是一个不那么坚强的咕哒。咕哒性别为你开心就好。
内含人生导师特斯拉。


1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这儿,我们有一位酗酒的救世主。
第六次带着一队弓阶去打枪本后,立夏有点自暴自弃地瘫平在自己卧室的地板上。现在他不得不承认罗曼向自己灌输的酗酒的害处并没有夸大。可是,拜托,他需要休息,最好是睡上一觉——
哦,睡上一觉。可怜的人类的最后的御主已经有八天、十天、一个月甚至小半年——总而言之就是自从他因为前头的扛把子们死光了而不得不被赶鸭子上架地去拯救人理以来,立夏就再也没能好好睡上一觉了。
这实在是个问题。无论是从他个人健康的角度讲还是从背负人理命运的角度讲,不能得到足够的休息都是一件糟糕的事。“在打到最终BOSS前勇者就过劳死了”这种神展开剧情可是连莎士比亚都不敢轻易涉足的。为此立夏尝试了许多,比如一口气吞掉整瓶安眠药、透支生命使自己因过度操劳而昏厥以及喝个烂醉。不过这些都对有质量的睡眠毫无帮助。他只会在又一个头痛昏沉的早晨里第六次带着一队枪阶去打剑本。
这简直就是病态。加勒底的大家也试过帮立夏解决他的失眠问题。像是玉藻猫煮过睡前热牛奶,然后立夏因为对牛奶过敏进医务室躺了两天;莫扎特弹过轻柔的安眠曲,立夏把枕头糊到他脸上让他安静点;作家们和童话书都讲过睡前故事,结果立夏越听越精神还让他们连载出了新书。
最后立夏把艾司唑仑片、任务清单、伏特加和马修的盾牌排成一排,让焦急的人造人选一个。
她抄起盾就是一盾背。


2
就很疼。
立夏觉得这么下去自己非得死于脑震荡不可,所以他现在都直接给自己灌酒,一瓶不行就两瓶,两瓶不行就三瓶,总有他喝到分不清二和三的时候的。然后他的脑子就会罢工,不思考、不回忆、不想象,世界上没有让人操心的问题从者也没有随时能过来捏死他的所谓所罗门王。这就是他能得到的最舒服的休息了。
这到底是在延缓还是加快他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速度没谁说得准,但至少有个不睡觉的御主可以督促英灵们早睡早起。一切还不算无可救药,不是吗?
自律、律人又固执的天才发明家不吃这套。
所以只有立夏去催特斯拉睡觉的时候,他才不会说“等我做完这项调试”。
“除非你也睡。”发明家头也不回,继续专注于手上的工作。
立夏觉得很委屈。拜托,他也很想睡,奈何周公沉迷阿法狗,他也很绝望啊!
勤劳的发明家每天凌晨三点睡,每次只睡三小时。后者并没有什么问题,毕竟从者只要有魔力就精神地很,让从者们睡觉也只是想减轻一点立夏供魔的压力罢了。但前者意味着他会深夜扰民,用做实验时产生的电闪雷鸣折腾地每个人都睡不着。
加勒底没有资源给特斯拉的实验室加隔音板,大家只能寄希望于立夏加入早睡早起健康生活的行列,好让特斯拉也早睡早起。
“好吧。”肩负着整个加勒底安眠的梦想,立夏作出了妥协。“只要你能让我睡着。”


3
清晨的空气是一天中最干净的,但这并不能让十九世纪的雾都的空气质量改善多少。浓雾把伦敦改造成了寂静岭,朦胧的前方让脚下熟悉的道路重新变得陌生。发明家的蒸朋装甲发出细微的电流声,除此之外万籁俱寂。
这不是立夏第一次和特斯拉散步。虽说立夏总觉得这应该是什么“义警巡逻”——不如说所有和从者们出去玩的行为都是去当义警。原谅他吧,他每次离开加勒底就一定会遇上血光之灾。
甚至不离开都会遇上。你懂的。像是什么红色的弓兵和蓝色的枪兵的。值得庆幸的是 他并没有召唤出爱迪生,不然电流之战会让他更加头疼……
走神了。
立夏甩甩头让自己精神点,好继续留意周遭的异动。敌人总有各种各样的办法从各种各样的地方突然冒出来,容不得挣扎的余烬们有半分松懈。
“没有敌情。”特斯拉突然开口。“你不相信我的索敌能力吗?”
这让立夏愣了一下。
说来也是,从者——尤其是弓兵——的索敌的范围可比人类广地多,对于特斯拉而言把脚下这条街连同隔壁两条街一起监视什么问题都没有。相较而言,立夏就这么盯着脚边最多一米开外的地是没什么卵用的。
“……不,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抱歉。”立夏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语无伦次地回应着却感到轻松了一些。
“没有必要焦虑。”特斯拉以自己惯有的自信步伐大步向前走。“我的雷霆可以撕裂一切旧世界的遗物!”
立夏在“我不能一直依赖你”和“可是布伦希尔德能把你吊起来打”以及“那要是遇到来自新世界的呢”中间犹豫了一下,最后忍不住笑着说了句“谢谢”。


4
空旷的广场上,新时代的雷神闭目而立。水管粗的电流欢叫着从他的铁臂上窜出,攀上他挺拔的脊背,最后他整个人都在电荷中闪闪发光。臭氧的味道浓重起来,又被呼啸的狂风瓜分到四面八方,拉开了一场奇观诞生的序幕。
尘埃与露水脱离伦敦的浓雾涌向雷神指向的地方,湿润的气流争先恐后地向他朝拜,互相摩擦着蹭出数不清的电离子。它们很快就在天上纠缠成星云状的云层,遮蔽了将白的天空,因饱含水与电随时都会砸下来似的。
于是雷神大嗬一声,人间的电窜到天上,天上的电劈入人间,它们撞在一起,爆裂、交织、沿展然后稳定,雷电组成的阶梯就此成型。
然后雷神侧过身来,脸上写满了对于自己的强大的自豪,向立夏伸出被电光覆盖的手做出邀请的姿势。
那看起来有点吓人,电流在那指掌间不断变换着形状,电火花时不时炸出来。立夏见过特斯拉无数次操纵这些妖娆的美人将敌人变做焦炭,但此刻比起恐惧,他更在意的是自己是否有配得上握住这只手的资格。
眼前的是,星之开拓者。
使人类文明更进一步的英雄,现代的普罗米修斯,无人可比的天才,绝世的美男子,只是为了拯救人理而暂时和自己签下契约。而立夏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凡人而已,没有天才的头脑,也没有惊人的美貌,论指挥也远不如三国的军师,所起的作用不过是维系从者们现世的锚……
甚至还不如锚,至少锚不会酗酒,也不会记错职介克制。
立夏没有作出回应,特斯拉便静静地等着。
这样的机会人间难得几回啊?立夏在心里催促着自己,最后要跟谁拼命似的冲上去握住特斯拉的手,电流传到他的身上,但他并没有受伤。
“很好!”立夏不知道为什么特斯拉在笑,然后被拉上了大雷电阶梯。
电流在脚边骚动,建筑在脚下缩小,世界在眼前清晰。立夏在大本钟旁坐下,高空中着实有些冷,所以他并没有拒绝特斯拉的披风。
留意到身旁的指针指向了凌晨五点,立夏困惑地开口了。
“你是带我来看日出的吗?”
特斯拉轻轻抬起下巴示意立夏看向天上浓密的乌云。
“你觉得可能吗?”
然后他敞开了怀抱。
“来吧,睡吧。”
“……”
立夏微微张开嘴巴,觉得自己应该吐槽、疑问,总之说点什么。可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喝高,毕竟他来之前只喝了一罐啤酒,这不至于让他产生幻觉。
最后立夏还是靠上了特斯拉的肩膀,他试着闭上眼睛。
“世界需要你。”特斯拉在他耳边说,“若不是你的努力,这个时代将被我毁灭。并仍有许多个时代在等着你的拯救。”
……神圣的翔啊。立夏在心底叹了口气,可不是吗?这世界上就剩他这么一个御主了,他不努力收拾这烂摊子谁来?而且时间如此紧迫,新的特异点又总出现地那么晚,他担心着在他搞定七个特异点前所罗门就过来把加勒底手撕了……啊,操,他想去工作,至少再多刷些材料和qp让从者们变得更强点——
“而我追随你,不是因为只有你可以选择,而是因为你做得到。”
立夏睁开了眼睛,眼前是特斯拉认真的表情。
“仅是因为不得不前进才行走的人是走不了那么远的。你有着不肯放弃的坚韧,你相信人理能被拯救并值得被拯救,你怀抱着希望与信心,但你在逃避它们。”
“我没……”
“若你真的觉得自己做不到什么,你就真的什么都做不到。”特斯拉将立夏揽进自己的怀里,捂住了他的眼睛。“至少你打败了我,我认可了你并转进了你的麾下,这能让你满意吗?”
“……我想可以。”
“很好。”特斯拉严厉的语气突然软了下来,“你让我回应了你的召唤,而闭上眼睛睡一觉不会比这难。现在,晚安。”
“……晚安。”
这依旧不是一次良好的睡眠。立夏睡得很浅,时常能感觉到现实的凉风拂过脸颊。还做了个乱七八糟的梦,日常梦见所罗门带着他的烧烤圈扑着头上的小翅膀飞过来要毁灭人理,结果这次他一头撞到画着特斯拉大脸的广告牌上,那一大蓬头发罩住了他的身子,让给拍成了个毛绒球。然后噼啪一下一道雷劈中了他,把他给炸成了个煤球。所罗门从广告牌上慢慢滑下去,半空中被螺旋突刺的蓝色枪兵击中,飞出地球与某个究极生物卫星肩并肩。还有类似于“特斯拉科技世界第一”的广告词在循环播放。
立夏笑醒了过来。


5
“我还是梦见了所罗门和你们这群问题儿童,不过我觉得好多了。我绝对不会再搞反那些职介的克制关系!”
马修看着立夏一边开心地喋喋不休一边点上一队剑阶去打弓本,一边高兴一边觉得人理基本是没救了。


6
“不我不需要陪睡——天呐,我明明三岁就开始一个人睡了的。”
那之后经常有从者邀请立夏出去散步,大胆点的直接问他需不需要床伴。立夏头疼地通通拒绝了。
懦弱是会让人上瘾的。他恐惧着肩上过重的责任、强大的敌人和自己麾下难以掌控的力量,他因这一切焦虑和失眠,然后他酗酒,逃避,努力工作却把一切搞砸。如果他答应了从者们的宠溺,从依靠他们变成依赖他们,那他不过是从酗酒变成酗从者罢了。
立夏不想这样下去。你瞧,他手里的烂摊子很难搞,那群被载入史册的问题儿童们也很难搞,但自己又何尝不是个难搞的问题御主。而既然他们都已经一起凑合地走了那么远了,那只要再努力一点,一起到达那“成功拯救人理”的终点也并不那么难,不是吗?他必须变得坚强而敢于面对,而且他一定做得到。
立夏依旧在失眠,不能成功拯救人理他的心病就不会消失。他依旧疯了一样地工作来让自己安心,日常把从者间的食物链弄反,但他不再喝酒并每天按时上床,就算睡不着至少能闭目养神。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不过立夏身上还是留下了一点后遗症,比如格外喜欢让特斯拉展开大雷电阶梯来烧魔力玩。